2015年4月30日 星期四

心死,重生的種子

心死重生的種子他們的緣分,幾年前開始。

曖昧,開始在那幾個月。

寵愛,心動,甜言蜜語,愛戀,身心相許…融化在愛情裡的女人心,竟在他的冷漠中,逐漸凝固。


在人前,他永遠不承認她是他的「誰」--



「只是個店員。」

「請來幫忙的。」

「就朋友嘛~!」

旁人都感覺到他們的關係非比尋常,他卻若無其事地撇清,說是不想因私害公。只要她知道他的心就行了,外面的「名分」之類的,不重要。

她看著他與女性朋友調笑,她不可以生氣。

她被他的男性友人無視,她也不可以生氣。

不然,他會怪她 --「心眼怎麼這麼小,老愛生氣?!」

剛追求時,當她是天仙,捧在手上呵護;當她死心蹋地愛上之後,就把她當奴僕斥喝。

她資助他創業,老闆的頭銜他掛,架勢大的很。

她忙裡忙外幫襯著,期望事業做起來,她可以辭了朝九晚五,看上司臉色的工作,當個數錢的老闆娘。

但是,錢有去無回。

賺了,他又再投資,然後,卡住。

他沒錢還,她沒有紅利可分,但店頭工作,還是要做。

她受氣了,被冷落了,哭了又哭,沒有安慰,只有冷言冷語。

冷到世界的盡頭,她認真考慮,死死算了。

藥吞了,送醫了,狼狽地在急診室裡洗胃,嚥不下去的苦,卻也吐不出來。

傷心的老媽在床畔乾嚎,「妳怎麼這麼傻?」

手機響了,她虛弱解釋…「我在急診,在洗胃。」

男人嘟喃了兩句,語多斥責,交代她出院後記得趕快來看店,他得要出門去看一批貨,要她別誤事。

手緩緩垂下,他為她買的新手機還來不及變舊,就摔到醫院地板上,直接喪失生命徵象。

死了快一半的女人飄到這裡來,我跟這個遊魂交談…

來往好幾次,我們終於得到個結論--

「那個傢伙是『髒東西』,誰遇到,誰倒楣!」

對付「髒東西」的要訣?

即使沒有特殊體質,我也能以常識來教導基本守則 -- 不要與對方正面交鋒,減少單獨相處,多予「忽視」,最好「無視」,一切冷處理…

沒想到,對方察覺到她的變化之後,竟然從傲嬌的霸主,轉變成搖尾乞憐的哈巴狗!感情迅速加溫,演出溫馨接送情,呵護備至,照三餐問候…

女人說:「人就是賤。對他好,把我當草。對他爛,把我當寶。」

我繼續啜飲著咖啡,呼著熱氣… 哈~~

對付髒東西的絕招,她這不就悟了嗎?

「人為什麼要這樣子?要做成這樣子?!他有誠意時,我接受了,也以真心相待,為何就不能好好相愛相守?一定要糟蹋我到心死,反過來踹他時,才搖尾乞憐示好?」她氣憤著。

那不就是人性嗎…小姐?

就像臭水溝裡的老鼠,又黑又髒的,還是死往惡毒裡面竄。

這種可憐,就是人性的一部分。

就像面對著太陽的光明,必定拖著黑暗的陰影。

人性能有多高貴,就能有多邪惡。

我們不能站在豔陽下,卻斥責陰影的存在。人性的黑暗面,根本是我們的一部分。

可悲嗎? 嗯。


可憐嗎? 嗯。

有些人比我們更黑暗,亦即,更加的可悲與可憐。

不需要同情,但請悲憫吧!

他們選擇這樣的面向,就像拖不出水溝的老鼠。

他沒有那麼壞,但,他的確也不值得妳愛。

還會怨? 是因為,還有期待。 不值得愛,自然不需要怨了。

「可是,我很懊悔自己以前怎會瞎了眼,愛到連命都差點丟了….,真是沒臉了,我看不起自己…,我怎會這樣…。」

嘿,小姐。您別這樣,我們誰都不完美,誰都會因為貪嗔癡,被豬油矇了心眼。我們哪有高尚到哪裡去?!

識人不清在所難免,苦海無涯回頭是岸。

心傷不死,重生不始。

傷心吧~ 痛哭吧~

心死透了,就能看透這自私的人性,即使愛錯過,也沒有白白活過。

下一次,眼睛就會更雪亮一點的!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