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4月30日 星期四

受害者原諒,世界就和平了?

她,年輕、個性開朗、擁有公職鐵飯碗,是眾人心目中最佳媳婦人選。

適婚年齡遇佳偶,她在親友的祝福下結婚了,憧憬著幸福的未來。

沒有想到,她的男人竟然是「媽寶」一名。

不僅婆婆護子心切,連出嫁的大姑們都是「弟控」,千錯萬錯都是她這個「外人」的錯。



過年到她的新家圍爐,她忙裡忙外兼掌廚,喚丈夫掃個地、佈個碗筷,這樣也犯了「忌諱」!

「怎麼可以讓男人拿掃把?!丈夫是天,妳怎麼叫我弟做這麼低賤的事情?」

她全身汗,又累又渴,沒得休息之餘,被大姑們圍在廚房痛罵。

她老公若無其事走過,一語不發,任由姐姐們代他教訓新婦。

以婆家的邏輯,自家的獨子,寶貝;嫁進來的女人,低賤。

她更沒有想到的是,這男人外表光鮮,但是,吃喝嫖賭樣樣通。

賺錢不養家就算了,還帶給她花柳病當禮物,她必須忍著羞辱,偷偷就醫治療著流膿流水的隱疾。

她回娘家哭訴,沒想到娘親竟然罵她不知恥,連這種事情都敢拿出來講。做錯事情的人是誰? 受害者是誰? 為何被罵的是她?

結論總是,家醜不可外揚。

原來,結婚這件事情,就是讓「女人」變成「女奴」?

她在工作上認真負責,忍著悽楚咬牙進修,進級升等。晉級加薪也不敢講,免得被冷嘲熱諷。為的是將來退休俸,可以多一點保障。

終於,忍無可忍,她提出離婚。結褵十餘年,生了兩個小孩,他卻毫無情份,冷冷地說:「要走可以,啥都不給。」

她走了,帶走滿身傷痕,還有婆家不要的女兒。她養著女兒,慢慢建立自己的家。

沒幾年,兒子竟然也來投靠,因為爸爸光顧著風流快活,根本沒照顧他。

小孩漸漸大了,她也退休了。

即使她目前過著安穩的退休庭園生活,她還是怨著那人毀了她的人生,女人最美麗的時段。

但,又能怎樣?!

突然間,她聽到前夫中風的消息!

半癱,住院,還死拗著不配合復健。

她好想衝去,指著他冷笑:「你也有這一天?活該!報應終於來了。」

但是,當她將此念頭與朋友討論時,大家都叫她放下。

不論他做過甚麼事,他現在都這麼慘了,不要落井下石,要原諒。

「放過對方,就是放過自己…? 哈哈,當時他對我殘忍時,把我打得遍體鱗傷時,有想過要放過我嗎?我最恨的就是,他到現在還不認為自己做錯,從來沒有反省過,一句道歉也沒有!」

加害者都沒有悔意,道歉過;受害者竟然就得先原諒?

這是甚麼邏輯?

鄉愿。」我說。

她的眼睛發亮,眼眶卻已經微紅。

「直接叫受害者原諒是最簡單的方法。因為受害者通常是弱勢者,很容易受輿論壓力而屈服。加害者通常比較有勢力,要去挑戰強者,讓他們知錯並悔改,很難。吃力不討好,還有可能連自己都被施暴,受害。所以,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認同加害者,逼迫受害者吞下去。這樣還可以掛著高尚道德的光環呢!」

「但是,這就是『鄉愿』。」

她喜極而泣,這麼多年來,終於有人站在她這一邊,為她把道理釐清楚。

「那妳贊成我去看他,去把想講的話全講出來?」她問。

我笑笑,回答道:「女人報仇,十年不晚。上天有眼。在妳有生之年,讓妳等到了『加倍奉還』的時機。有很多人含冤至死都沒有等到機會,妳為何不去?想去就去!他當年想對妳怎樣就怎樣,有為妳考慮過嗎?」

「我才不擔心他的感受。我擔心的是,別人知道之後,會對我有負面觀感。」

「妳當年為何那麼慘?就是因為太重視他人的想法。別人怎麼看,那是他家的事。妳靠他們吃飯嗎?妳向來都只靠自己,不是嗎? 如果妳真的在意形象,為何不私底下做了就是,妳只要不嚷嚷,誰知道妳做了甚麼?」

「對喔~我就不要再找人商量,就自己去,對他講完就走。這才是我真心想做的。」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