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5月1日 星期五

沒有防護的咬咬

全程有防護的性行為才安全
雙十少年,母親陪同前來。

他坐在圓凳上微微扭動著身體,焦不安,雙眼緊盯著地板。

媽:「你就直說…。」
通常,這樣的開場暗示後面都頗有戲。
少年:「我就…前幾天約了網友見面。她幫我口交。(擦汗…) 可是,她的異性交往很複雜,我回來之後,愈想愈擔心會得病。」
醫:「得病…?AIDS?梅毒?還是說…?」
他苦笑。

媽:「所有能擔心的性病都想過了。還跟我們訣別,交代遺言,說自己活不久了。」

這種疑心生暗鬼的「焦慮」,最有效的治療方法恐怕是一張「性病檢驗報告」,上面打著大大的「無異常」。

但是,事情才發生幾天,任何檢驗都是有空窗期的。即使現在趕著去抽血檢查,也不能保證甚麼。

看著他懊惱萬分神情,我相當同情。誰沒有年少荒唐過? 因為一次沒有防護的咬咬,上天就滅了這個前景似錦的青年?

機率很低,其實很低。但要我保證機率是「零」,除非我說謊。

他這幾天無時無刻都在想,都在擔心自己命在旦夕,不僅吃不太下,也睡不香了。

世界瞬間從彩色,變成了黑白;而且,還在倒數計時!

醫生面對這種狀況,得先心理喊話,安撫個案的情緒。藉由解釋各種性病的傳染與機率,以生殖器沒有傷口的狀態下,因口交而感染到致命疾病的機率極低,先讓他吃顆定心丸。
再來,開些解焦慮劑,讓他安安神,稍微放鬆些。

我不贊成放任個案不管,甚至嘲笑他杞人憂天,或是責罵他濫交…,就是不幫忙打開他的心結。

有些人個性是比較壓抑的,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講出來,卻被冷處理,要是因為過度擔憂、驚恐、負面思考、自責,搞到想不開,那就太不值得了。

-----------以下是不負責任閒聊區------------

我:「那個女網友長得不怎麼樣吧?!」

他:「嗯。」

我:「如果長得不錯的話,應該換你想怎樣上她才是。」(他,惦惦)。
過了三秒鐘,
他:「是她主動要幫我那個的。」媽媽在旁邊吐槽:「要是那個網友是個美女,應該只會想著再去,那會想到得病?!」

神結論。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