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5月1日 星期五

腦袋最清楚的,反倒想死...?

她反覆自殺。

說真的,身為她的醫師,我很怕她在所有環節都漏接下,弄死了自己。

她說,生活好無奈。目前的生意長期虧本,夫家永遠亂,小孩各個有狀況。


曾經吞下幾十顆藥丸尋死,她腳步晃蕩來我這邊哭訴,最後還是顛回去顧攤子。


不是要看「病」,而是丟出現實的困境,這是醫師能解決的嗎?

我說:「妳連死都可以了,為何還要考慮現實?!」

「死了,就看不到了。但是,只要還沒死,我就得要去做啊! 沒有人會幫我做…」她掩面而泣…

年幼失怙,哥哥姐姐們並不照顧她,她被迫早熟,半工半讀撐到成年。如果可以,她好想好想回到被雙親呵護,當個小公主的童年。

於是,遇到對她好的男人,她不計較學歷與收入就嫁了。

但是,上天不想要停止苛刻她。體貼的丈夫因工作不順,酗酒了。避孕總是失敗,因丈夫要她就生下吧,她連生了四個,家裡經濟更加拮据,近年更得搬回婆家同住。

為了想賺多一點,丈夫與婆婆頂了個攤子,要她辭了工作去擺攤。她乖乖照做後,慢慢發覺這根本是個錢坑。
錢、錢、錢,每天醒來就是帳單,就是要錢,壓得她喘不過氣來。

她憂鬱、煩躁、易怒…發洩方式愈來愈激烈,從撞牆、割腕、跳樓…

最後,她選擇燒炭。煙味瀰漫著整個屋子,同住的公婆卻毫無動靜。等到衝回家的丈夫打了119,她被推上救護車躺著,車子卻遲遲不發動。

因為,找不到家屬陪同就醫…

婆婆說她自己不識字,去了沒用。
天天往外跑的公公推說他的腳不方便,都要坐輪椅了。丈夫得要在家顧年幼的小孩們…

平常屋子裡擠滿了人,需要時,沒有一個是人。

突然間,她看透了…這些號稱是「家人」的人,原來是群「外人」

想說尊重老公,然而,懷孕、生產、育兒的辛苦,還是都壓在她身上。說實在的,她早就知道他的判斷力差,沒有遠見。

想說得尊重婆婆,沒想到她不識字之外,還毫無數字觀念,賠錢還是要她繼續擺攤,還想再頂一個攤位。

公公則是從年輕時就游手好閒,連房租都不負擔,幫忙接送個孫子也不肯。

我驚呼:「搞半天,妳原來是這家子裡腦袋最清楚的?」她點點頭。

即使遭逢父母過世,還是咬牙求生的人,竟然在接受傳統觀念(丈夫為天、順從公婆)之後,開始一連串的災難,弄到她反覆自殺。

我說:「經過這些,應該是『拿回主權』的時候了。讓能力比自己差的人領導,會一起滅亡吧?」

人的聰明才智從來不會只因
性別或是「輩分」就升級。如果明知對方是睜眼瞎子,還是選擇盲從,那跟著墜崖時,能抱怨誰呢? 

她不巧是全家腦袋最好的,為何當初不敢堅持自己的想法? 或許是,怕人說她太強勢?擔心沒維護到丈夫「男性的尊嚴」? 如果自己是男人就好辦了…?

這些年的經驗,我發覺並非「性別壓力」讓女人卻步,反倒是成為「領導者」的壓力。

身為領導者是會被期待、要為成敗負責、要花腦筋分析、要說服反對意見…,這是一件很累的差事。所以,很多人選擇當跟隨者,寧可抱怨,也不肯挺身而出。

好想靠著誰,被呵護,不用思考,享受家庭溫暖,衣食無虞…啊~ 這真的是很美好的願景。

但是,當沒有這種命的時候,最好還是靠自己。至少,對於所有的結果,會比較甘願一點。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