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5月1日 星期五

當腦袋最清楚的沒死成,之後...

話說,她到開瓦斯自殺,意圖全家同歸於盡之舉,嚇壞了公婆。

共同租屋居住多年的公婆,在她出院次日,竟宣布說小叔買了新房子。他們下週要搬過去跟小叔家住了,要她與她老公自己看著辦。

這可怎麼辦? 三代同堂才租這麼大坪數的房子,租金貴著呢,經濟正拮据呀…


結果,這就是公婆為人父母之道,腳底抹油先落跑?! 自然,連那個小舖子也撒手不管了。

她心冷到不行。連眼淚也凍結在淚腺裡,半滴也流不出來了。

差點死掉的人一旦脫離「喪屍」狀態,活過來之後的效率,才是嚇人咧…

她在兩天內搞定新租屋,第四天搬完家,硬是比公婆先離開了傷心地。
鋪子在一週後就頂讓出去,錢坑立刻填平。

丈夫惱怒極了公婆,拒絕再連絡。她懶得勸他,啥孝道之類的,她不想那麼虛偽地裝賢淑了。

好笑的是,小叔根本沒有買新房子,公婆只是跑去擠在單身小姑的房子,就在附近。拙劣的藉口,數天就不攻自破了。

思念總在分手後。婆婆反倒常過來走動,送點小東西,還帶小孩子過去玩。

「以前住一起時,婆婆連小孩有沒有吃飯都不管。現在還帶回去玩?!還要我們過年過去圍爐。」她邊說邊冷笑。

笑誰呢? 我問。

「笑自己啊~!」

為何當初那麼壓抑,順從,把別人的意見都當聖旨? 原來,別人根本就沒有為自己認真想過…

她開始為自己著想,只為自己家著想。她與老公兩人帶著四個小孩,相依為命,不再顧忌披著「家人」名號的「外人」。

把小孩送去上學之後,她找了個工作去上班了,雖然不多,但實拿的薪水。

老公下班早,就他去接小孩,等她回家煮晚餐,沒再想過跟誰出去喝酒。

「當初幹嘛要死呢?」換我笑了。

「以為活不下去,非死不可了嘛~!」

死都可以,卻發現沒人在乎自己的命。氣起來,全都豁出去,反倒活了。活得挺滋潤的,挺有意思的。

「老公現在都聽我的呢!」

早該如此了,妳是腦袋最清楚的,不聽妳的,聽誰的會更好?!

謝謝妳,終於相信了自己。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