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2月18日 星期五

全身「跳電」的恐慌症

名畫「吶喊」
有一種病發作的時候會讓人感覺自己快要死了,掙扎著到達醫院急診室之後,所有檢查卻都是正常的,有時還會受到別人的質疑——裝病的?

明明剛剛發作時突然感到全身虛弱無力、胸口悶、喘不過氣、心悸、冒冷汗、四肢發麻,幾乎是癱在地上,而那種靈魂快要出竅的感覺……這不是大限將至的預兆?

「沒錯,沒錯,就是這樣!我那時覺得自己無法活著下火車呢!」

我面前的中年病患激動的附和著,身為高階主管的他因此難以再出差了,躲避著需要搭乘飛機、火車,甚至是電梯的場合。因為勉強自己的下場,不是當場發作,就是事後在車站、機場癱軟一個多小時。

「所有的醫生都查不出來我的病因是啥,我可是全套身體健檢都做兩三次了,連自費的電腦斷層都做了!結果,全都是正常!」

「我都快一命嗚呼了會是正常?哪天在路上走著就突然倒地死掉了,怎麼辦?」他感嘆著,

「我現在洗澡都不敢關浴室門,就怕突然發作,呼救不及啊!」

「所有的科幾乎都看過了,最後終於有醫生叫我來看精神科。我當時真的很生氣,看不懂就算了,何必汙蔑我是瘋子?」

我讚嘆道:「這可終於轉介對啦,這病就是我們科的範疇。您這算是典型『恐慌症』呢!」




恐慌症的病因目前雖然眾說紛紜,不過發作起來的狀況,或可以「自律神經跳電」來比擬。


人體的內部器官都是由自律神經( 不受意志操控,獨立負責協調身體機能)來管控的,它包含了交感神經與副交感神經,兩者保持著動態平衡的狀態。而交感神經系統猶如人體的「油門」,當工作或面對挑戰時,可以使瞳孔擴大、心跳加速、呼吸加快、血壓升高、消化抑制,心情上則使人感到緊張與煩躁。

當壓力解除或是準備休息時,副交感神經就負責「煞車」,把五臟六腑的功能往反方向拉回。




但是,自律神經難道永遠都保持完美和諧嗎?如果這個系統生病了,即使沒有壓力或危險,交感神經也可能突然飆到緊繃的狀態。就像明明沒有火災,因為火警偵測器出現故障,而使整棟大樓警報聲大作,嚇得住戶紛紛逃命…



「這樣嗎?我大概可以理解了。難怪身體怎麼檢查,都沒有異常。」病患回應著。

往後再遇到以往發作的場景,有時僅因聯想起來,身體也自動發作了。這會使得當事者開始逃避某些場合,即使會影響到工作、學業、生活……也無可奈何。


「我不就是這樣嗎?總經理來巡視,大家跟著坐電梯,只有我不敢進去。硬著頭皮進去,出來的時候只有我臉色慘白,站都站不穩,簡報的時候餘悸猶存,差點講不出話來。」

病患接著抱怨:「很痛苦啊!開會時黑鴉鴉擠一群人,人一多空氣一悶,我就快要發作了。很想奪門而出,卻只能硬忍著。現在提到開會我就怕。」

有辦法嗎?當然是有的。

首先,病患得確信自己的身體沒事,絕對不會死。即使恐慌症鬧起來像快要死了,但是保證不會死。先放心。
再來,急性發作時可以先服用些藥物壓制亂跳的交感神經,必要時也可規律服用些藥物舒緩神經活性。

因為藥物只能治標,長期服用有副作用或是上癮,所以病患還要學習收服自律神經的其他技巧,例如:經由生理回饋的課程,學會覺察身體狀況,當發現狀況不佳時,則運用各種放鬆技巧以自救。也可以學習靜坐、冥想、透過運動、避免刺激性食物……等等,調解與平衡自律神經功能。

參加團體心理治療則可獲得病友的心理支持,減少對抗疾病的孤單感,又可交流彼此有效的對抗方式。

「這樣啊?原來這是可以治療的。以前我老是被人笑說是自己想太多想出來的,根本沒有人能理解我是生病了。看病也看了三年,今天終於看對科了。」

三年?恐怕沒破紀錄。我遇過最冤的是看了二十幾年,到了本科才終於確診的。

(發表於: 人醫心傳第一百期)
張貼留言